还童年应有的样子

2020-01-02 09:54:00
baishiqianke
原创
388

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教育局 孙民云

《园丁与木匠》 
[美]艾莉森·高普尼克 著
刘家杰 赵昱鲲 译
浙江人民出版社

    许多孩子的假期往往被各种培训班、兴趣班所充斥,孩子们这种不得已的“忙碌”也是一种“剧场效应”,在这样的效应中,人人都在抢跑,人人都焦虑不安,似乎孩子输一次,就会输一生。读美国心理学家艾莉森·高普尼克所著《园丁与木匠》一书,不由得会为这些现象去反思。

    《园丁与木匠》将养育方式分为“园丁式”与“木匠式”。木匠式目标明确,养育过程严格按计划实施。但人毕竟是人,这样的养育结果往往与目标相距甚远,这种“处方式”的养育观念无论是从科学、哲学、政治的角度,还是从个人的角度来看,在根本上都是错误的。养育的本质是什么?应该是爱,而“爱没有目标、基准或蓝图。爱的意义不是为了改变我们所爱的人,而是为了给他们提供成长的条件”。因而,高普尼克倡导这样的养育方式:“为人父母就像在园子里种花,旨在提供一个营养丰富、安全稳定的环境,让各式各样的鲜花茁壮成长;旨在为孩子提供一个健康、强大、多样的生态系统,让他们自己创造具有无限可能的未来。”

    养育的困难在于,我们既要保护孩子,又要在合适的时候放手,既要允许孩子玩耍,又要促使孩子工作,既要传承传统,又要鼓励创新,养育就是在这一系列矛盾中寻找平衡的艺术。高普尼克从反思当下盛行的养育方式入手,提出了园丁式的养育观念。她不仅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而且从进化论的角度切入,将孩子的成长放在社会学、人类学的广阔视野中,带着读者俯瞰生命生长的奥秘,了解亲子养育关系中因进化而来的种种本能及其理由,思考并理解为什么园丁式的养育才是对的方式。

    为什么人类不能像很多动物那样出生后很快就能自己照顾自己?为什么人类的孩子需要那么多的关爱?如果抚育不能带来可预测的改变,为什么还要这么做?高普尼克告诉我们,“无序”是解答这一切问题的钥匙。“无论是对大脑、婴儿、机器人还是对科学家来说,混乱都有其价值。一个可以变化和演进的系统,哪怕是随机演变,都可以更加智慧、灵活地适应变化中的世界。”人类拥有一个非常漫长的童年,漫长童年的无序让“人类变化和探索的能力都达到了顶峰”。从这个意义上看,保卫童年,让童年拥有恰当的“无序”和“混乱”是何等的重要。

    《园丁与木匠》不是一本纯理论的书籍,它告诉我们“为什么”,同时也告诉我们“做什么”和“怎么做”。高普尼克告诫说:“成为一位稳定且可以提供学习资源的照顾者要比成为一位直接教导式的照顾者更有价值。”在本书第六章“边玩边学”中高普尼克论述了玩耍对孩子学习和成长的重要意义。科学证明,在人类儿童中,早期的打闹游戏与长大后更好的社交能力有关。第七章“边练边学”中,高普尼克就学龄期孩子的玩耍和成长作了论述,她告诉我们“重要的学习发生在教室之外”,当学龄期孩子与朋友玩耍时,他们正在发展合作、协调等能力,孩子们自发组织的课间活动“可能比课堂活动或有组织的课外活动和体育活动更有意义,也更具挑战性”。诚如高普尼克所说:“让孩子自发、随机、自主地玩耍有助于他们学习。但进化故事的另一部分是,玩耍本身就是一种令人满足的乐趣,它是父母和孩子快乐、欢笑的源泉。”失去了童年应有的样子,也许会给孩子的未来带来难以弥补的缺憾。让孩子失去童年,甚至可能阻滞人类进化的步伐。这本书让我们不能不严肃认真地去思考:给孩子一个怎样的童年?如何成为一个成熟的教育者?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
banner1
logo
快速通道
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