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家校沟通中过度使用便捷技术

2019-12-25 08:56:00
baishiqianke
原创
116

     智能手机越来越普及,动动手指即可实现随时、即时、共时的沟通,家校沟通越来越便捷,一对多、多人互动式的各种“群”,成为常规的家校沟通状态。

    技术便捷的作用是明显的,节约家校沟通的时间和精力成本,提高效益,增进家长对学校工作的了解与支持,还有效地降低了教师工作时间,甚至能使家长对孩子的在校状况了如指掌。但值得警惕的是,家校沟通中的技术优势也可能造成教师和家长双方的过度参与,在教育意义上成为学生发展、学校运行和亲子关系建构的障碍。

     首先,便捷的家校沟通方式有可能使教师、家长双双越位,构成学生全面、健康发展的障碍。在各种类型的家校群中,学校及校外需要完成的任务、要求,学校生活中的特殊事件等,会以最快的速度传递给家长,家长往往高度重视、立刻行动、积极督促甚至越俎代庖。

    从完成任务的角度讲,这样的沟通方式无疑是高效的,但从学生发展的角度看,家长与教师在学生学业问题上双双越位而形成的“无缝对接”,使学生这一成长主体在有关自己学校生活的经历中被一定程度地架空了,学生学校生活的主动权牢牢地掌握在教师和家长手中,他们能做的只是在教师和家长的安排、要求、督促甚至监督下完成任务,错失了自主发展的机会,导致自理能力、自制能力和责任感等发展的缺失。

    叶澜教授曾经说过,每个人都是自己长大的,没有人能够代替。一个人拥有什么样的生活,就拥有什么样的发展状态,真实的生命实践历程是个体发展的宝贵资源。当学生自主成长的空间被过度压缩,少有机会去探索、试错、战胜困难获得成功,甚至难以自主自理学习事务,其学业之外的成长状态必然逼仄,主动性、自信心、理性思考能力及坚韧、抗挫等积极心理品质的形成,因无源而枯竭。

     其次,便捷造成的家长对学校工作的过度干预,成为学校顺利开展工作的障碍。这一现象已经成为目前中小学家校关系建设中不得不重视的问题。便捷的沟通平台使家长参与学校事务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这本身是个积极因素,但现实中因为“便”与“捷”而产生不利影响的案例时有发生。

    便捷意味着快速,意味着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全面地了解过程、耐心地甄别真伪、理性地思考问题,就把从孩子或他人那里获得的一鳞半爪信息在群体中扩散,甚至激昂地议论,导致误解成为共识、问题演化成事件,而真相却无人关注、无以立足。巨大的群体压力有时还会演变成舆论暴力,成为理性地解决问题的障碍,给当事者和学校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也严重伤害当事人的情感与心理,促成了很多教师和学校在日常工作中的防御心态。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通过网络传播的类似案例会成为其他教师和学校引以为戒的反面典型,不利于形成健康的教育生态,不利于学校和教师从专业角度出发来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更有甚者,有的家长通过沟通平台过度干涉学校日常工作事务,如屡见报端的学校迫于家长群体压力替换班主任、赶走某个特定学生等,其中不乏合理案例,更多的却是无理、无度的。如果最后的解决依据不是教育规律和事实真相而是外界压力,对学校管理和教学工作带来的障碍不可小觑。

     最后,便捷也有可能成为儿童关闭心门的导火索,成为建构良好亲子关系的障碍。学生在学校里遇到事情,一般都愿意与家长讲,这种亲子交流具有一定的“关起门说话”的私密性。家长若以了解的心态倾听,孩子会更愿意倾诉;若家长把孩子的话在群里尤其是家校沟通群里公之于众,孩子感受到的是尴尬;若再引起相关教师、家长与学生的消极反应,孩子体会到的就是愤怒和不信任。

    比如孩子在学校受欺负了,他跟家长沟通的目的并不一定是请求家长出面解决,若家长不顾孩子需求出面干预,势必会给孩子带来强烈的挫败感。这样的负面感受会直接影响孩子对家长的信任感和亲密度,甚至会让孩子对家长关上沟通的大门。

    对正处于成长期、正在学习如何与成人平等对话的儿童来说,缺失了最可信任的长辈的扶助,损失的既是榜样也是友伴,还会减弱孩子对家长在情感上的依赖,阻碍亲子关系的良好建构。

     家校沟通的重要目的当然是孩子的成长,但家校沟通中最容易被僭越的恰恰也是孩子。在有关教育的所有问题上,永远存在着两个密不可分的方面:成事与成人。家校沟通的直接的、外显目的是成事,内隐的、永恒目的在于成人。因此,家长、教师在享受现代技术的便捷之时,需要三思而后行:什么样的事情需要沟通?需要以什么方式沟通?这样的沟通方式对自己的孩子、对别人的孩子可能产生什么影响?从“成人”的角度思考家校沟通,才可能使我们在享受新技术便利的同时,不丢失育人的初心。

    (作者 袁德润 单位: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
banner1
logo
快速通道
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