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基于标准的阅读体系

2019-10-16 09:31:00
baishiqianke
原创
297

史建筑老师正在与学生讨论《平凡的世界》阅读卡片。 李强 摄

     史建筑是北京市十一学校语文特级教师、语文课程首席教师。我和他很有缘分,20年前在山东同一所学校、同一间办公室“战斗”过高三,后来调至北京,又同在海淀。我见证了他从一名中师生成长为颇具影响力的特级教师的不凡历程。时光流逝,我眼中的史建筑,他的教育情怀、他对教育的满腔热忱让我由衷钦佩。他对语文教学的执着追求始终如一,长期以来,从朴素的阅读示范与引领,到构建基于标准的阅读体系,他对于阅读的理解与推动历久弥坚。

    为挖掘与推广经典文本的阅读价值,史建筑曾在《语文周报》主持“文本细读”专栏,把经典作品中的语言魅力、思维路径、审美价值、文化内涵等元素,策略化地呈现出来,引导广大师生步入经典阅读的温暖旅程。为拓宽学生的阅读视野,在20年前那个网络尚未普及的年代,史建筑依托自己的读书笔记,设计并实施了深受学生喜爱的阅读拓展课,后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小石头”,这一课型坚持至今,又升级为“每日萃语”,让一届又一届学生获益匪浅,在史建筑身上我看到了推动阅读的价值和时间的力量。

    值得肯定的是,他所有的阅读坚守与推动都是建立在科学的框架之上,无论是早期较为朴素的专题阅读,还是后来目标细化的不同文体的阅读,都让学生在清晰与简洁之中,感受到阅读的丰赡与厚重。正因如此,他的阅读引领才会让学生持续受益,如他昔日的学生尹超同学所言:“如果高中三年我所经历的不是这样的语文教育,而是按部就班的、传统模式的应试语文学习,现在的我、我们,会成为怎样的学生、读者、公民呢?我还会不会一直拥有记录自己灵魂的习惯?会不会进入职场后还时常丰富自己的阅读?会不会以语文的方式不断反思与成长?会不会把善良、优雅、智慧一直带在身边?……”

    未来的人才,须是具有综合阅读背景的复合型人才,史建筑的阅读推动着眼未来人才的培养,敢于打破学科壁垒和固有的阅读格局,积极推动跨学科阅读。他在专业阅读的同时,坚持了数十年的跨学科阅读,进而引导学生进行综合性阅读。2017年底,他在北京大学“问道整本书阅读”论坛上,谈了跨学科阅读引领的体会和实践:阅读自然科学类书籍,使人视域开阔,思维严密;阅读哲学、社会学方面的书籍,使人有抽象能力,探寻学科的底层逻辑;阅读艺术类书籍,使人富于雅趣,进而探索美育的真谛与路径;阅读心理学、脑科学方面的书籍,使人能够不断探求学习的本质;阅读经济学、管理学方面的书籍,使人对激发学习主体的内动力有新的认识与实践,提高洞察力。博览群书,兼容并蓄,便自然拥有了知识架构的“基本盘”。

    让阅读基于标准,是史建筑近年来的可贵探索与建树。他与时俱进,不断借鉴吸纳国内外先进教学理念与策略,让阅读基于标准,探索完整闭环的阅读结构,建立清晰有序的阅读体系。他对于阅读引导的设计思路,在遵循中文母语学习规律的基础上,依托DOK(知识的深度)确定认知复杂程度,融合UbD(基于理解的教学设计)的教学理念及路径,借鉴PBL(项目式学习)的设计思路,调动元认知,开启阅读者的内动力模式,让学生在自适自洽的状态中,完成真正的阅读理解及内化运用,逐渐趋近“不待教师教,自能阅读”的理想状态,而非学生亦步亦趋地跟着教者去等待指令与灌输。整个阅读过程并非仅仅把语文学习“单元化”,而是依据标准,依托任务,利用资源,释放量规,借助工具,遵循评估……引导学生完成独立阅读的过程。

    在他所营造的阅读现场,所有视角皆为“学生视角”,从设计源头开始,让“学”贯穿阅读全过程:“阅读目标”的分解确立、“阅读任务”的设计实施、“核心问题”的提炼释放、“阅读工具”的研发提供、“形成性评估”的引导运用……既有基于课程标准的科学预设,又有丰实的阅读生成与动态调适;既有阅读单元的闭环结构,又有相对开放的持续思考。仅在刚刚过去的学年度,他就以这样的标准设计,带领教研团队研发了不同的阅读单元,引领全年级学生进行了大量专题阅读:组装《论语》思想盒子——《论语》阅读单元;为作品的人物设置带入一个变量——《平凡的世界》阅读单元;“我来任命史上最佳君臣组合”——《史记(选读)》阅读单元;“超时空名家大师进校园”角色切换——名人阅读单元;我是AI科普员——实用类文本阅读单元;北平沦陷区采访手记——《四世同堂》阅读单元;我的“魏晋朋友圈”——《世说新语》阅读单元;读城记——城市文学阅读单元;记录身边的生活——报告文学阅读单元……

    例如“名人传记”阅读单元。阅读目标确定为:概括传主主要事迹,分析重要他人的影响,了解传主成就及人格的形成过程,从中获得人生启示;梳理传记行文线索,确定阅读重心,分析关键细节,形成自己对于传主的判断与评价。核心问题提炼为:“重要他人”如何影响一个人的一生?核心任务设计为:“超时空名家大师进校园”中的角色切换。包括子任务1,我来主持(主持人身份);子任务2,我来主讲(主讲人身份);子任务3,我来提问(听讲者身份)。然后佐以阅读工具,提供必要的学习量规,贯彻形成性评估,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学习单元闭环结构。这种学习方式,通过高阶任务的驱动,激发内动力,实现了学习方式的多样化,使学习更加主体化、个性化,在自我评估与动态调适中,不断逼近学习的本质。

    又如《史记》阅读单元设计——“我来任命史上最佳君臣组合”,更是极大调动了学生的阅读内驱力。首先确定阅读实现目标,做到既符合传统文化经典任务群特质,又合乎具体文本的操作规律:1.能够从每位史传人物的重要事件中提取关键信息并加以分析,概括出对人物性格特点的基本判断(单篇目标);2.能够通过置换、排除、重组等方式进行横向比较,进一步认识不同性格、不同时代人物的组合带来的可能性(整书目标);3.能够分类梳理储备典型文言词法句法知识(知识目标),然后设计了既能拉动单篇阅读,又能带动整书阅读的高阶任务——“任命史上最佳君臣组合”,该任务又拆解为3个子任务:1.撰写历史人物性格品质鉴定书(将原文每篇后的“太史公曰”置换为阅读者的“×××曰”);2.根据提供的阅读工具及量规,配置最佳君臣组合;3撰写《“史上最佳君臣组合”任命状》。在学生阅读过程中,教师适时释放持续性知识梳理表格,以及适切的任务达成工具,这样整个阅读过程扎实有效且富有创造力。

    智者多忧患,史建筑以“标准”的目光敏锐地捕捉并研究基础教育阅读教学中存在的问题。他不无忧虑地表示,阅读教学中的学科属性“保卫战”任重道远,稍不注意便会出现偏差,在农村长大的他以“种田”为喻,描述了阅读教学中的几种偏失:一是种了别人的地,荒了自己的田,如把引导学习冯友兰《人生的境界》的语文课,上得类似于关于人生的主题班会;把引导学习霍金的《宇宙的未来》的语文课,上得像科普课,学生兴趣盎然,课堂热热闹闹,但阅读收获了了;还有阅读标准的序列错乱问题,这好似罔顾时令种庄稼,比如,现代诗歌的学习把“现代诗歌意象的理解与赏析”作为阅读目标要素,初中学习《乡愁》时,把“单一意象的理解赏析”作为目标,但到了高中学习《再别康桥》时,目标仍是如此,这不过是用高中的文本实现了初中的学习目标而已,其实,《再别康桥》的阅读目标应定位于“复杂意象的理解与赏析”,这样,那些“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等复杂意象,才能在初中目标实现的基础之上得以解决,形成科学自洽的目标序列;还有就是“标准”之下的学习引领与学习结果之间是否具有强相关性,以种田为喻,年景收成不错,种田人就把风调雨顺归功于自己的种田专业能力,亦即误把“学习成果”当成了“学习结果”,在诸多分享会报告会上都会见到这种现象,展示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学生成果作品,然后与教师的教学探索关联一下即可,但其中教与学的逻辑到底是什么,却很少阐释与推演。建筑老师自觉把阅读教学存在的问题进行梳理归纳,依托“国培”项目、骨干教师培训等,向学员耐心地讲解,并传授一线阅读教学引导的经验与做法,在阅读引领与推动中作出了学术示范。在即将召开的第十一届全国人文教育高端论坛暨名师课堂研讨会上,他将带着他近几年的探索实践,呈现基于标准的名著阅读指导课。

    史建筑基于标准的阅读推广实践,伴随着持续反思与修正,探索与构建更加完善的阅读体系。他也正在着手辑录阅读现场的第一手材料,加以梳理提炼,以多渠道媒介形式释放给一线师生,为推动阅读及建设学习型社会而不断探索。

    (作者 严寅贤系语文特级教师,入选中国教育报2010年度推动读书十大人物)

发表评论
评论通过审核后显示。
banner1
logo
快速通道
二维码

关注我们